杭州刑事律师

畅聊此案中的债权债务应如何认定?—保外就医

当前位置 : 首页 > 保外就医

畅聊此案中的债权债务应如何认定?—保外就医

* 来源 : * 作者 :
扼要案情 截止2006年10月某乡卫生院共计赊欠某医药批发公司药款合计为30,000.00元,该卫生院将销售所得的药款用于了发放职工部门工资。同年12月份,在医药公司的3次催款后,医药公司,乡卫生院,乡政府3方达成口头抹账协议:因乡政府在前3年间共计拖欠乡卫生院行政经费40,000.00元,故乡卫生院拖欠医药公司的药款30,000.00元由乡政府给付。2007年6月30日,在医药公司多次向乡政府索要此款未果后,1纸诉状将乡卫生院,乡政府诉至法院,要求乡卫生院,乡政府共同给付上述款项。 该乡卫生院辩称:对医药公司起诉的抹帐经由及金额无异议。2006年10月前,乡政府拖欠我方工资及行政经费等款项合计为40,000.00元,无奈之下我单位将赊购医药公司的药品出售后,分别为职工及时补发了所有陈欠工资,才将医药公司的药款拖欠至至今。2006年12月经医药公司与我单位,乡政府达成口头协议:此款由乡政府支付,债务已正当转移。所以我们不应承担给付责任。 该乡政府辩称:我们3方当初只是口头协商,未形成抹帐手续,抹帐款项属行政拨款,而乡卫生院拖欠医药公司的药款属合同之债,两种款项性质不同,不应转帐抵销;另外因乡政府与乡卫生院左右相邻,2005年乡政府见乡卫生院办公经费紧张为其维修了部门办公室,共计花费20,000.00余元,此款乡卫生院1直未付,可见抹帐协议的额度不足,不应转帐。故医药公司的主张由我方给付的诉讼哀求应依法驳归。 审理期间经原告医药公司申请,法庭依法调查查明:被告乡卫生院已经发放了2006年前的职工工资。另外在庭审期间,法庭要求该乡政府对为卫生院维修办公室的目的,以及双方有无合平等题目入行陈述,乡政府表述为:因乡卫生院为其所属的医疗机构,维修办公室为福利性投进等。 意见不合 在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之间产生了3种各不相同的不合意见: 第1种意见以为,此案不构成债务转移,因为3方未达成严格意义上的抹帐协议,乡卫生院未能举示政府出具的办公室维修的对帐单或欠据,双方债权债务关系即为不明,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划定,该笔债务尚未转移,应判决乡卫生院给付此笔款项; 第2种意见以为,乡政府所欠付的地方财政拨款属行政事业单位的专属款项,不应做为1般债务予以转移,故该笔债务不具有可转移的性质和前提,医药公司要求乡政府承担责任的哀求应予驳归,亦应判决由乡卫生院给付此笔款项; 第3种意见以为,3方经由口头协议,对此项债务入行了协商转移,用拖欠职工工资款项给付此笔欠款已经取得了3方的同意。另外被告乡政府以维修办公室款冲抵工资款的题目,是乡政府的单方行为,正如其福利性投进的表述说明债权不实。而行政经费的拨付在财政部分每年已经执行完毕。故应认定债务转移成立,应判决由被告卫生院给付。 案情分析 2001年—2004年间,全县各乡镇属财政本级拨付。即将乡镇财政所将收缴的税款,根据县级所属事业局办下发的乡镇级部分的经费预算(含职工工资),经县级财政部分和乡镇政府审批后,由乡财政所向辖区的部门行政事业部分拨付。本案中,被告乡政府同意抹帐,庭审中对应欠拨款数额无异议,事隔多年应拨付款项未拨付到位,足以推定乡政府占用乡卫生院经费的事实。另外既然乡政府曾经同意入行以拖欠卫生院的的行政经费作为债务入行转移,客观上就能够证实乡政府将欠拨款项视为普通债务入行处理。乡卫生院又举出充分证据,证实自己拖欠以医药公司的药款代替乡政府发放了职工工资,3方口头协议后,就产生清偿务转移的效力,此债务应由乡政府承担给付责任,故原告要求乡政府给付欠款的诉讼主张应予支持。 关于乡政府提出为乡卫生院维修办公室,要求帐目抵销的哀求,因该行为发生在允诺债务转移之前,既然同意转移债务,证实早已抛却向乡卫生院主张此笔款项意向,同时因即乡政府无卫生院的申请,无卫生院与政府之间的施工合同,无建设预算和决算,从而无证据证实应由乡卫生院给付修建款项,并且乡政府的抗辩理由与庭审陈述(福利性投进)自相矛盾,说明了乡政府是为了支持卫生事业而入行的修建,此笔款项并非属因债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故乡政府要求帐目抵销的哀求与事实不符。 既然债务转移已经依法生效,医药公司再行要求乡卫生院给付欠款的诉讼哀求便于法无据,不应支持。所以笔者同意第3种意见,乡政府应于立刻给付拖欠医药公司的欠款30,000.00元。 作者单位:黑龙江鸡东县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