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刑事律师

浅谈本案以房抵债协议构成新债了债—刑事案例

当前位置 : 首页 > 刑事案例

浅谈本案以房抵债协议构成新债了债—刑事案例

* 来源 : * 作者 :
裁判要旨债务人与债权人达成以房抵债协议,双方没有消灭原有金钱债务的合意,构成新债了债。此时新债不履行,旧债不消灭,新债若履行,旧债才回于消灭。 案情   2000年3月6日,北京第1机床厂与案外人上海西埃西国际商业有限公司签订1份《偿还欠款协议》,林易作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该协议上签字。协议商定:2000年3月6日,西埃西公司结欠北京第1机床厂货款1478068.89元;北京第1机床厂同意西埃西公司用林易所有的地处上海市小木桥路某号的两套房屋计996360元,偿还部门欠款;西埃西公司确认上述房产已持有;期权;,并在房交所登记;自协议签订之日起,上述房产的产权,使用权和支配权即转为北京第1机床厂所有,双方应在上述房产交付后,配合办理产权转移手续等。后系争房屋因其他原因被法院限制转让过户,双方1直未能办理过户手续。2003年7月,系争房屋被答应转让,但价格已随市场行情上涨至200万元左右。北京第1机床厂要求林易按约履行义务未果,遂诉至法院要求林易将系争的两套房屋过户,并支付房屋过户的相关费税等。1,2审过程中,林易坚持以为,《偿还欠款协议》系双方协议,其代表西埃西公司在协议书上签字,对用自己房产抵偿西埃西公司债务1事并不知情。他不是本案合同的当事人,不具有履行合同的义务,要求法院驳归北京第1机床厂的诉请。 裁判   原审法院以为:上述《偿还欠款协议》是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林易作为西埃西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协议》上签字,表明他对协议中涉及的以其房屋冲抵公司货款1节事实完全知晓,并未提出异议,其签字行为既代表西埃西公司,又代表个人,故上述协议应认定为3方协议,据此判决林易将系争房屋过户给北京第1机床厂。因双方未对房屋过户费税入行商定,故对北京第1机床厂的该项诉讼哀求不予支持。   原审讯决后,林易不服,提起上诉。上海第2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以为:原审讯决认定《偿还欠款协议》系3方协议并无不妥。协议签订后,林易与北京第1机床厂形成新的债权债务关系,林易应当按约履行偿还债务的义务,据此作出驳归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涉及《偿还欠款协议》的性质以及林易的签字毕竟代表本人仍是西埃西公司等题目。审理中,有观点以为,本案合同性质属债务承担,林易在协议上签字,既代表西埃西公司,又代表其本人,故林易系本案合同确当事人,应依商定承担合同责任。也有观点以为,本案合同性质属代物了债,林易仅代表西埃西公司与北京第1机床厂签订协议,非本案合同确当事人,依法不应承担合同责任。笔者以为,本案合同的性质属新债了债,林易是本案合同确当事人,应依约向北京第1机床厂办理系争房屋过户手续。理由是:债务承担的本质是合同的债务人发生变更,或由1人变为数人,或由新债务人代替原债务人,而债的本身不发生变化。代物了债的本质是1个要物行为,债务人除了必需和债权人达成以他种给付代替原有给付的合意之外,还必需现实地履行债务,且这种履行为债权人所实际受领。本案中,北京第1机床厂与西埃西公司的原有债务为金钱给付之债,而现在变为交付房产之债,债的本质内容已发生了显著变更,故不成立债务承担。当事人双方已就他种给付代替原有给付达成了合意,但双方并未实际履行,故合同的性质亦不属于代物了债。   新债了债是传统债法理论中的1项重要内容。所谓新债了债,亦称间接给付或新债抵旧或为了债之给付,是指债权人与债务人协商1致,由债务人负担新的债务以履行原有的债务,在新债务未履行之前,旧债务并不消灭,当新债务履行后,旧债务同时消灭。因为我国法律对新债了债未作出明确划定,造成司法实践对此类题目的理解处理熟悉不1,裁判各异。笔者以为,成立新债了债必需具备以下法律要件:(1)须有原债务存在。新债了债系以了债旧债务为目的而负担新债务。因而新债了债是有因行为,只有旧债务存在,才能有效成立新债了债。(2)须债权人与债务人协商1致。新债了债系合同行为,须由债权人与债务人订立契约,始能成立。如第3人与债权人订立新债了债合同,自愿承担原债务人的债务,在新债务与旧债务内容统1时,成立债务转移;在第3人承担的新债务与旧债务异其要素时,成立新债了债。(3)须新债务与旧债务之内容必需异其要素。新债务之给付内容,种类必需正当确定而且可能履行,且给付之要素必需与原债务不同。司法实践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债权人与债务人协商以物品或劳务抵还金钱债务。由此望来,新债了债的本质特征是在新债务履行以前,新旧债务并存。本案中,从表面上望是北京第1机床厂与西埃西公司签订《偿还欠款协议》,林易并非合同当事人,但协议的内容牢牢围绕林易的两套房产入行,所以说林易在协议上签字,不仅代表西埃西公司同意上述还债协议,同时也代表了其本人愿意用自己所有的房屋部门抵偿北京第1机床厂的债权,原审及2审据此认定本案合同系3方协议并无不妥。从合同的性质来望,本案北京第1机床厂与西埃西公司之间原有的债权债务关系是金钱给付之债,林易作为第3人与北京第1机床厂达成用其私有的房屋抵偿西埃西公司原有部门债务的合同,构成1种新债,且这两种债务的内容已发生了显著变化,并异其要素。从北京第1机床厂与西埃西公司签订的偿还欠款协议内容来望,双方均没有消灭原有债权债务关系的意思表示,此时新旧债务并存,故本案合同的性质符合新债了债的法律特征,构成新债了债。林易将系争房屋过户给北京第1机床厂后,西埃西公司原有的99万余元的债务才回于消灭,否则该部门债务不消灭。至于涉案房屋的价值增值部门,理应由北京第1机床厂享有,这是正常的市场交易风险。